人妻夜夜爽天天爽爽一区,么公在厨房猛进猛出,av一本久道久久波多野结衣

<video id="hbvn3"><output id="hbvn3"><delect id="hbvn3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<dl id="hbvn3"><output id="hbvn3"><font id="hbvn3"></font></output></dl>
<dl id="hbvn3"></dl>
<video id="hbvn3"></video><video id="hbvn3"></video>
<noframes id="hbvn3"><dl id="hbvn3"></dl>
<dl id="hbvn3"><delect id="hbvn3"></delect></dl><video id="hbvn3"></video>
<dl id="hbvn3"><output id="hbvn3"><font id="hbvn3"></font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hbvn3"></video>
<output id="hbvn3"><delect id="hbvn3"></delect></output>
<video id="hbvn3"><dl id="hbvn3"></dl></video>
<video id="hbvn3"><dl id="hbvn3"><delect id="hbvn3"></delect></dl></video>
<video id="hbvn3"></video>
<dl id="hbvn3"></dl>
<video id="hbvn3"><output id="hbvn3"><delect id="hbvn3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<video id="hbvn3"></video>
<video id="hbvn3"></video>
<output id="hbvn3"><meter id="hbvn3"></meter></output>
<dl id="hbvn3"></dl>
反全能神聯盟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全能神騙術揭露 >> 內容

批判“全能神”帶新人用問題解答

時間:2019/3/3 3:38:02 點擊:

  核心提示: 問題解答 1、為什么信真神還偷偷摸摸不公開? 很多人都提出過這個問題,針對這個問題我們該如何理解呢?這么說吧,假如你家有很多寶物,又特別值錢,你能不能放在明處,你如果放暗處,你會告訴...

批判“全能神”帶新人用問題解答

問題解答

 

1、為什么信真神還偷偷摸摸不公開?

很多人都提出過這個問題,針對這個問題我們該如何理解呢?這么說吧,假如你家有很多寶物,又特別值錢,你能不能放在明處,你如果放暗處,你會告訴外人嗎?(典型的low B,還有錢不拿出來,你看看多少借錢買車嘚瑟的,只要錢錢正大光明的來的有什么不敢別人知道的?但是那些偷來的搶來的不是正道得來的就不敢給別人知道,信全能神也不是正道,所以不敢別人知道才是實話。)咱們信神的事也是一樣,對信神的人是公開的,而對不信神的人就是隱秘的,再則咱們信神的人聚在一起,不是扯家常事,而是在吃喝神話,是在敬拜創造天地萬物的主,是一件很嚴肅、很認真的事。如果在聚會期間,一些不信的人進去了,會說些不三不四的話,攪擾我們的聚會,那樣我們怎能把心安靜下來吃喝神話、敬拜神呢?(其實這個騙術不高明,幾千年前就有了,騙人只讓你一個人知道,為什么只讓你一個人知道,話都說三個臭皮匠,頂個諸葛亮,人一多思路就廣,很容易識破。就跟現在路邊騙子說,我偷個金元寶,便宜賣你你不要告訴別人一回事,不讓你告訴別人你以為他是為你安全著想,其實只是騙你一個人好騙。)咱們不公開并不是在干見不得人的事,而是為了有一個安靜的環境,使我們在敬拜神時不受攪擾。就如:現在為啥有那么多的封閉式的學校,難道學校里的老師都在教學生做壞事?搞地下活動?還有工廠、單位,他們為什么要設立門崗?為什么不讓外人出入?難道他們也都在搞什么秘密,搞見不得的人事嗎?顯然都不是,他們這么做都是為了創造一個良好的學習、工作環境,并不是說不公開就是在干見不得人的事。(這個典型偷換概念拿著不要臉當理說,按你這個意思醫生拿刀動手術也和歹徒用刀傷人一樣了?都是用刀嘛,我都笑了!說人家是封閉,但是人家有營業執照,人家見得到光,人家接受社會國家監督,你們有什么?你們敢站出來說一聲你是信全能神邪教的嗎?不把你們這群禍害家庭的玩意尿打出來都算你晚上沒吃稀飯。)另外,神今天隱秘的作工,一方面是顯明咱們的真信、假信,就是說在捕捉咱們的事實,用事實來驗證咱們是真信還是假信。就如:歷代的皇帝,為了捕捉地方官貪臟枉法的事實,他只有借著微服私訪,去民間打聽,才能收集證據,如果他身穿皇袍,鳴鑼開道,聲勢浩大,人見了他都躲還來不及呢,又怎能收集他們貪臟枉法的證據呢?所以真神今天隱秘的作工,就是來得著一班真心信他的人,從而又顯明一些惡人,就是不信神抵擋神的人。(這個事說的有道理,但是跟你們信“全能神”邪教的完全不是一回事,過去皇帝都是微服私訪體察民情,不讓老百姓知道的來到老百姓中間。但是你們信“全能神”邪教真的是這樣嗎?你們所謂的女基督來看了嗎?你見過所謂的女基督嗎?你們保密了嗎?你們是對初信的人滔滔不絕的嚷嚷,神來了,神厲害,女基督無敵,我說的沒錯吧?難道這就是你們所謂的悄悄的?你們還印了書,編故事寫了無數假的案例,拍假的視頻,告訴別人基督變個老娘們來了,人家是人來了不說話,你們是人沒有可勁吹,這個和你們說的那私訪體察民情不是自相矛盾嗎?這會拍假視頻被抓的那傻蛋還沒放出來呢吧?)主耶穌不是說過嗎?他末世是來偷“寶貝”的。什么是寶貝,在人來看,無非就是那些金、銀、珠寶、錢財一類的東西,而在神那里看為寶貝的是真心信他的、愛他的、真心敬拜他的人,他都視過寶貝,既說是:“偷寶貝”那能公開嗎?(假如真的有這個破玩意全能神,到底是活的有多么無聊,活的多么空虛寂寞冷?自己有多無能?需要來偷人去崇拜她?實在不好意思我又笑了,因為說到偷人這詞上,戳中我的笑點了,這女的真的偷人了,在河南跟趙維山睡一起了,孩子都有了。我們看神話是如何說的。神說:“當初耶穌在猶太作工的時候是公開的,現在在你們這些人中間作工、說話是隱秘的,外邦的人一點不知道,在你們中間作的工作都是封閉著的。這說話、這刑罰、審判除了你們這些人知道,其余的人都不知道。這工作都是在你們中間作的,只向你們打開,外邦中無人知道,因為時日不到!保ㄕ浴对捲谌馍盹@現》990頁上1行—5行)“所以這樣隱秘作工對你們有益處,對所有的工作有益處。當神在地上的工作結束時,就是隱秘的工作結束時,這步工作就爆炸開了,那時人就都知道了! (摘自《話在肉身顯現》990頁下7行—下5行)(唉……就是這些話欺騙了信徒幾十年,坑的信徒以及信徒家眼睛都睜不開,很多信徒年輕時候就信了,奉獻捐款、拋家棄子的信了幾十年,常年奔波累的一身病被你們趕回家,有的人甚至之死也沒看到你們所說的爆炸開了,這都幾十年都過去了,難道要九千七百萬年以后再炸開?你們這些傳播邪教的人啊!看到那么多人為你們揮霍了青春,付出了金錢,拋棄了家庭,你們的心不會痛嗎?還是早已被狗吃了?替你們悲哀……

2、信神和“發論功”有什么區別?

關于這個問題,我們不能憑著自己的想象去定論,得會分辨,因著我們害怕而放棄了真道,棄絕了真道,那我們就太愚昧了。下面咱們來看一下全能神的作工與“發論功”所作的到底有哪些區別:

(1)神帶領人,讓人有正常的吃穿住行,人性、理智、良心越來越正常,而練發論功的人性都不正常,有病不吃藥,他們自粉、沙人,良心、理智都不正常。(完全狗咬狗一嘴毛的說法,烏鴉落在黑豬背上,其實你倆都不是什么好玩意,你看人家有病不吃藥和干很多壞事,你們不也是變著法的喊家屬捐款,威脅強迫信徒離家出走,破壞家庭。不要不承認,你們這樣的傳條我能拿出來一打。不過我覺得信全能神的都沒有斑駁這條的,因為你們比我更了解你們自己。

批判“全能神”帶新人用問題解答

(2)神帶領人,作工在人身在,是讓人認識自己敗壞本性,認識神的作工,認識神的智慧、全能、認識神的公義性情,不讓人參與國家的任何政治活動,如果發現一律開除出教會;而發論功他們聚眾鬧事,對抗國家,破壞社會治安,鼓動人游行示威,純屬邪教組織。(不管怎么說,這句話說的也跟人似的,但是你們又是怎么做的呢?這些年你們欠下多少血債?招遠血案了解下,全能神傷害生命十大案例了解下,至于說對抗國家,你們干的少了嗎?拉橫幅游行示威的是你們“全能神”邪教吧?警車挑釁警車的是你們“全能神”邪教吧?

3、信神我也想信,但不掙錢不行。

信神和掙錢維持生活并不矛盾,因為今天神帶領咱們越來越實際,越來越正常,咱們信神并不是不讓咱們種地、上班,也并不是信神不過生活。我們種地、上班也都是維持咱們的正常生活,有了正常的生活,咱們才能更好地信神。如果我們把一門心思都用在掙錢上,而忽略了正常的吃喝神話,正常的聚會,那我們就不是在信神,也就得不到神的祝福和看顧、保守,試想,如果這樣,我們能否過上安安穩穩的日子呢?例:很多人都曾試著去掙錢,但他們有的人掙了一些錢,結果回來卻得了一場大病,把掙來的錢花光了又欠了很多外債,有的人掙來的錢被偷了,有的在路上被劫了,結果連回家的錢都沒有等等,這就說明人若失去了神的看顧保守,說不上臨到什么事。其實,如果我們在不影響聚會、吃喝神話的情況下,適當地掙錢來維持生活,神也會祝福我們的。神話說:“安靜在神面前不是不做飯,不是不干活,也不是不過日子,乃是在一切正常的情形中心能安靜在神面前,心里能有神的地位!保ㄕ浴对捲谌馍盹@現》733頁上7行—9行)(覺得這個以偏概全問題,是把一個概率的問題混淆了,說好多不信全能神邪教的人丟錢看病,那你的意思信了神就不會丟錢了嗎?你敢保證嗎?還是不信的人一定會丟錢嗎?而且這話反過來說也行啊,有人信了全能神邪教丟錢了,其實何止丟錢啊,捐款的事情經常發生,覺得和丟錢沒有本質上的區別,還有很多信全能神的累出病了教會不給看,耽誤治療最后掛了,我遇到信全能神傳教死人的都好多個了。不信全能神的不丟錢的就沒有了嗎?不信全能神的不生病的就沒有了嗎?概率都是一樣的,那信你這個邪教還有什么用?耽誤時間累了身體還他么的要捐錢。還是你們有選擇性的眼瞎?信神倒霉的看不到,不信神不倒霉的也看不到。

4、我們信了真神以后,為何還不平安?

“撒但被打到半空的原因就是因著背叛,這個案例不僅涉及了一部分被撒但迷惑的天使,后來又涉及到了撒但所引誘敗壞的人類,人類被撒但敗壞以后就完全變成了撒但的所屬物,成了它的幫兇、工具,身不由己地受它操縱玩弄,以致人類的本性完全變成撒但的本性,即背叛的本性!保ㄕ浴逗嫌喗煌ㄈ说慕煌ā476頁上4行—9行)現在神要把我們從撒但的手中奪回來,它能罷休嗎?它能就這樣輕而易舉地把我們交給神嗎?所以,它要利用各種方法阻擾人,如讓人生病,家里的牲畜病的病,死的死等,它就是用這種方法來攪擾人,不讓人跟神走。就如一個小偷改邪歸正后,他愿意重新作人,但曾經與他朝夕相處的小偷們不愿失去這個伙伴,有時他們也會來攪擾他,百般地引誘,甚至還會給他施加壓力,想拉他回到他們中間,這時就看他的立場如何,能不能識破他們的詭計,站住立場了。正如神話說“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,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,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,或出于人的攪擾,但是背后每一步工作、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,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!保ㄕ浴对捲谌馍盹@現》789頁上10行—12行)(看來你們口中說多厲害的全能神邪教混的也不咋地?口口聲聲說跟你信得保佑保平安,這會要出事說是別人再坑我們,那你說你多厲害你咋不伸手幫我擺平了?你都不能幫我還要我自己扛,我跟你這個黑老大有個毛線的用?再說到底是不不幫還是你根本就是假的誰能說的清,你能說的清嗎?我說我口袋里面裝了六十多個全能神女基督,不許摸不許看,你只管信就好了,她們都能給你倒尿盆,沒給你倒是因為你信的不夠真,你能信嗎?

咱剛信神,家里有不平安的事出現,就是撒但的攪擾,屬靈界的爭戰,我們能站住見證,撒但就蒙羞了,因著神的保守看顧,這一切事都會平息的。有個老姊妹聽完道高興地回家,一開大門,自己養的六十多只雞撲撲拉拉,一會兒死了六只,老姊妹禱告神說:“神!你是真神,我信了你之后,撒但想用詭計讓我懷疑你,神!就是這六十只小雞全部死完,我對你也不疑惑!倍\告之后,雞一只也不死了。如果我們遇到有撒但的攪擾時,多向神禱告,并向撒但宣告說:撒但你退去吧!你無論使什么詭計,我也絕不上你的當,你讓我生病也好,或其他什么不如意也好,只要我有一口氣,我也跟神走,決不回頭,讓全能神在我們身上得著榮耀。(這個就有點厲害了,是一個循序漸進打底的騙術了,首先讓你跑不了,你問為什么信這個幾天了都沒有用,他就晃點你,因為你才開始信,這話放誰身上都會覺得是在告訴你信久了就好了,重點來了,是不是信以后長久了就不出問題只字不提,為什么不提呢?玄機就在這里,因為以后怕你醒過盹來秋后算賬,吧嗒吧嗒滋味,想起這個茬呢,反正目前要你信,先把你套住頭,等你開始信些時間了,以后一個又一個大坑在后面呢,讓你寫上保證書,詛咒發誓把孩子親人都寫在上面,那時候想出來就萬難了,以后信時間久了家里還出事,你還生病,他們會告訴你信的還不夠真,奉獻的還不夠多,所謂的神再試煉你,那你就繼續賣力努力多捐錢多干活唄,最主要這玩意夠不夠沒有標準,永遠沒有夠的那天,除非你死了。比如定個標準你信幾年就能什么效果,可是沒有,你信死了他還也還說不夠,可憐很多人把一輩子都賠進去了,也不會達到他們的標準,多少年的老信徒在外累一身病被趕回家的大有人在。去年天有個女的信徒傳教還被車撞的趟醫院呢,好幾個朋友媽媽都是信“全能神”邪教在外奔波生病,耽誤治療最后出事了!

 這玩意超級超級長,我搞不了那么長的,各位看著,支持我的點個贊,有人喜歡再給你們下面的分段續上。海,還有要是誰家有這玩意文章紙頭的話可以拍照傳我。


作者:超級無敵帥站長 來源:原創
相關評論
發表我的評論
  • 大名:
  • 內容:
  • 反全能神聯盟(www.bipolar2happiness.com) © 2022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站E-mail: 1624485837@qq.com 站長QQ:1624485837,(微信同號),站長電話:18170454531(手機)
    本網站部分內容來自網絡!若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告知我們,我們將會在五個工作日內刪除.網站設計:《笑笑》
    移ICP備10086號
  • 人妻夜夜爽天天爽爽一区,么公在厨房猛进猛出,av一本久道久久波多野结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