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妻夜夜爽天天爽爽一区,么公在厨房猛进猛出,av一本久道久久波多野结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全能神聯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全能神危害 >> 受害經歷征集 >> 內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那被“全能神”破碎的大學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6/9/9 13:29:53 點擊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9月已降,又是一年開學季,看著昔日的同學好友背上行囊,再次踏上奔赴大學校門的路途,我的心里充滿了感傷! ∥医薪鹚济,1996年出生,江蘇省興化市陳堡鎮唐莊村人! ∥乙灿羞^自己的大學夢,希望能憑借自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9月已降,又是一年開學季,看著昔日的同學好友背上行囊,再次踏上奔赴大學校門的路途,我的心里充滿了感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叫金思敏,1996年出生,江蘇省興化市陳堡鎮唐莊村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也有過自己的大學夢,希望能憑借自己的努力考進名牌大學,成為父母的驕傲,眾人的焦點。曾經,我離這個夢是如此的接近,但這一切,只因為 “全能神”的出現,煙消云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入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家里的獨生女,被家人視為掌上明珠,在疼愛中長大。我也沒有辜負長輩的疼愛,從小就乖巧聽話,成績一直名列前茅,家里半面墻上貼滿了“三好學生”獎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1年,我以較好的成績考入了鎮上的重點中學——周莊中學,當時父母比較高興,為了照顧我的學習,母親在學校門口租了一間房專門陪讀,負責我的飲食起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就是這次離家遠行,讓一切都不一樣了。開學沒多久,媽媽變的忙了起來,有時我放學也看不到人,偶爾在桌上留個紙條,當時我也不在意,總認為媽媽比較辛苦,整天就是一日三餐,其他時間也只能在家發呆,出去玩玩也很正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后來我才發現有點不正常。媽媽總是忙的不見人影,后來干脆就早出晚歸,我中午只能學校食堂將就家里又經常有陌生人進出。我忍不住問了媽媽才知道,她參加了一個叫“全能神”的組織,每天要出去傳福音。媽媽見我知道了真想,干脆勸我也參加“全能神”,我聽了有點發笑,就隨口說了一句:“你信你的,我反正不信,我還要考個好大學呢!”媽媽聽了后一臉無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2年底,我剛剛放學媽媽就拽住我,急匆匆地往家走,一到家就關上門,低聲地對我說:“小敏,世界末日快到了,神說了只有神家子民才能得救,你現在還不是神家的人,如果想得到拯救必須要信神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著媽媽焦急的神色,心里也沒底,想到媽媽是不會騙我的,就答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輟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世界末日一直沒有來,我卻在媽媽的帶領下頻頻參加“全能神”的聚會活動,也就是她們所謂的“吃喝神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的我并不知道,這一切全是一個巨大的陰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3月中旬,一次聚會結束后,教會帶領專門留下我,說:“心雨(媽媽給我起的神名),你現在已經是神家子民,是神家的人了,你應該知道神的兒女要為神放棄一切,神的事高于一切,每個子民要把神家的事放在第一位,根據上面的安排,我們教會要派一名精通電腦的姊妹進行視頻制作,你在教會年輕聰明,有文化又通電腦,你必須聽眾神的安排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從一開始,“全能神”組織就碼上我了,她們在發展了我媽媽后,覺得我年輕,有文化,又懂電腦,就有預謀的發展我入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著教會帶領一臉嚴肅,媽媽一臉虔誠,有心拒絕,卻又不敢。我掙扎了半天,輕輕的問,能不能等我考完大學再為神服務?教會帶領說,為“神”做工是不能講條件的,“神”已經為你安排好了一切。我沒敢再說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,媽媽去學校幫我辦了長期病假,從此我被迫與我的學生生涯告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們不知道的是,5月份,我偷偷的去參加了“小高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軟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高考結束沒多久,教會帶領來我家,說要安排我去參加培訓。媽媽拿出早已準備好了行李,把我送到了戴南教會,隨后媽媽也離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我第一次離開父母身邊,有點怕,也有點小刺激。不久,我被帶到一間又黑又小的房子里,當時房子里已有一個女孩,跟我差不多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天后,我們倆又被帶走,坐了好一會汽車,來到了一間商品房。我這時已經暈頭轉向,根本不知道在哪,原來的一點刺激感也變成了十分的害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后又陸續來了幾個人,最后剩下5個人,四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,還有一個20來歲的小姐姐,她讓我們叫她領隊,由她教我們制作視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是在這個地方,我度過了可能是我一生中最煎熬的一段時間。領隊管理很嚴格,平時根本就不讓我們相互交流,也不讓相互打聽,不是工作事一律不準問,直到現在,我也不知道其他幾個人到底叫什么,哪里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為過分的是,她還不許我們聯系家人,也不許外出。領隊每天都向我們灌輸一個觀念,說外面有很多“大紅龍”在盯著我們,在干擾我們工作,她要求我們,一聽到警笛聲音就要停止一切工作,合衣上床,假裝睡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當時只有十七歲,在這個完全封閉的環境中,我驚慌莫名,卻又不知道如何解脫,我想爸爸媽媽,想爺爺奶奶,但又不敢說,怕得罪神靈,每天晚上只能一個人躲在被窩里掉眼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段時間后,我整個人都麻木了,像個木偶人一樣,腦子里一片空白,日復一日的機械運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有一天,“大紅龍”真的來了。到這時,我才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是泰州,時間已經是7月,我被拘禁在這里,已經兩個多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傷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自己算是被警察抓捕了,還是被警察解救了,我只知道,當我離開那間屋子的時候,我才松了一口氣,整個人都松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天后,我被送回家中,到這時,我爸爸才知道自己女兒到底發生了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兩個多月的經歷給我照成了很大的傷害。我發現,我忘記了很多事情,記憶力也衰退了,我翻看過去的課本,卻什么也看不懂,只有一片茫然。爸爸想送我回學校繼續學業,我卻莫名的害怕面對過去的人和事,不愿再回到學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能是長期受到心理暗示的影響,我對聲響特別敏感,特別是警車、消防車、救護車的聲音,每次聽到,我就下意識的往被窩里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傷害的不僅僅是身心,還有我的前程。我后來才知道,其實我小高考成績已經通過,老師到外找我,多次到家里打聽,媽媽就是不說,總認為給神家干事總比上學有出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一年多的調養,我稍稍恢復,因為無法和媽媽相對,我離開了家,到外地打工,F在的我,在一家手機店賣手機,今年的暑期,很多父母來為考上大學的孩子買手機,而我的一生,也許就這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金思敏 來源:凱風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我的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大名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內容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反全能神聯盟(www.bipolar2happiness.com) © 2022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本站E-mail: 1624485837@qq.com 站長QQ:1624485837,(微信同號),站長電話:18170454531(手機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網站部分內容來自網絡!若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告知我們,我們將會在五個工作日內刪除.網站設計:《笑笑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移ICP備10086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人妻夜夜爽天天爽爽一区,么公在厨房猛进猛出,av一本久道久久波多野结衣